江苏快3开奖结果

免费注册忘记密码?
你好,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赤水河之子——汪舒对话谭智勇

2018-12-29 10:45来源:中国酒都网 作者:未知钱芳 评论:0 条评论点击量:0人次
赤水河之子——汪舒对话谭智勇
  编者按:千里赤水河考察前后,30多年时间,谭智勇始终在做一件事:以传播赤水河到世界为己任。当年的考察,不仅为莫衷一是的赤水河源头之说画上句号,更是将滇、黔、川三省经济、文化连为一体。作为赤水河源头的权威媒体云南《昭通日报》,时隔26年之后,派出记者汪舒,对谭智勇进行专访,试图还原当初考察活动的背景和细节。同时,也试图就赤水河源头保护和开发寻求答案。
  作为首任仁怀市长,谭智勇在仁怀任职期间,不遗余力为推动赤水河保护开发作出了重大贡献。当年他一手谋划建设的美酒河摩崖石刻、红军四渡赤水纪念塔、茅(台)习(水)公路、国酒门、盐津河巨型茅台酒瓶、马桑石刻长龙等,至今仍是赤水河仁怀段最靓丽的风景。本报特转发此文,走近我们曾经熟悉而又陌生的谭智勇……
 
  汪舒:谭老师,您好!很高兴在千年古镇土城见到您。有一个话题与20多年前的一次活动有关。我们知道,那次活动确认了赤水河源头所在地。我们想知道,您怎么想到要组织千里赤水河行考察活动?
 
  谭智勇:我是贵州省习水县人,在赤水河边长大。在我童年的意识里,感觉赤水河像慈祥的母亲养育着我们。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拜望过一些长征期间受伤留下来的老红军,听他们讲红军四渡赤水的故事,让我感受到不畏艰难、不怕牺牲的精神力量。后来,我高中毕业上山下乡当知青,就开始关注和研究赤水河。那个时候,有关赤水河的资料是很少的,我很难从资料里了解赤水河,也不能通过行走的方式感知赤水河。但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总有一天一定要去研究、探索千里赤水河。后来,我到赤水县志办工作,开始接触大量的历史资料,让我有了机会和时间来实现这种愿望。
 
  在赤水县志办工作期间,读到了清代道光年间陈熙晋所著的《直隶仁怀厅志》,这对我影响很大。这部方志应该是较全面记载赤水河的史籍,里面有大量关于赤水河的文章、诗词,这是古人留给我们的文化宝藏。我今天能够研究赤水河,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这部书。但我也注意到,书中没有明确记载赤水河源头的准确位置在哪里。那时候没有互联网,信息来源很大程度依赖于书籍。因为工作性质,我收集了一定数量的有关赤水河的资料。
 
  1985年,我受聘到习水酒厂工作,与厂长陈星国研究和制定习水酒厂的战略发展以及品牌拓展工作。我很快想起陈熙晋的一首诗:“尤物移人付酒杯,荔枝滩上瘴烟开;汉家蒟酱知何物,赚得唐蒙习部来。”这是历史上记载习酒最重要的一首诗。从品牌营销的角度讲,习酒文化品位的宣传必须将“蒟酱”和“唐蒙”植入进去,他们都与赤水河有关。从这个角度深入下去,赤水河源头到底在哪里的想法又开始进入我的思考。我想,时机成熟,一定要去寻找赤水河源头,一定要给赤水河一个准确的定义,因为它不是一条普通的河。
 
  后来,经过对整个赤水河的全域综合考察,我获得了大量关于赤水河的资料,也对赤水河有了更直观、更感性、更深刻的认知。我给了赤水河一个定义:英雄河,美酒河,美景河。
 
  为什么说它是英雄河?遵义会议后的四渡赤水战役发生在赤水河,毛泽东主席率领三万红军成功跳出了几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彻底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围歼红军于滇、黔、川边境的计划,最后赢得了胜利,写下了以少胜多的得意之笔。赤水河的山山水水,洒下了红军的鲜血,留下了红军的足迹,更留下了红军的精神,这是我们取之不完、用之不竭的精神力量源泉。所以说,赤水河是一条英雄的河。
 
  为什么说它是美酒河?以茅台、郎酒、习酒为代表的酱香型白酒就分布在赤水河两岸,今天已经被定义为中国酱香型白酒核心区,茅台镇的茅台酒、二郎镇两岸的郎酒和习酒、土城镇的宋窖等众多佳酿构成了世界独一无二的酒河。所以说,赤水河是美酒河。
 
  那么,为什么说它又是美景河呢?赤水河是长江上游的一级支流,流域内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如鸡鸣三省、扎西会议会址、四渡赤水渡口等红色旅游资源,还有镇雄古芒部,大方百里杜鹃花,叙永雪山关和丹山,古蔺黄荆老林,习水三岔河、中国彬王、千年土城,赤水楠竹、桫椤、丹霞地貌、大瀑布群,合江笔架山等人文旅游资源。所以说,赤水河是一条美景河。
 
  要探寻赤水河的源头,就要有时间、精力和条件去做,想去做不等于就能做得成。但我一直在寻找机会,要去完成这个宏愿。
 
  我在任习水酒厂党委副书记、副厂长期间,陈星国厂长同我把习水酒厂定位为十里习酒城。我既是整个战略的设计者又是实施者,规划了习水酒厂发展战略的外延,如何把习水酒厂的影响推向全国。所以,我在习水酒厂任职期间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是“习酒献西藏”,把习酒送到西藏,促进了民族团结、扩大了习酒的影响,当时是一件影响很大的事情。第二件事是举办“赤水河之声音乐节”。这个举动是当时我们习水县文联副主席佘显录提出来的,他需要我们厂赞助一些钱。他定的是赤水河下游的5个县来举行。我一听觉得规模太小,代表不了整个赤水河。我说,要办的话,我们习水酒厂承办,把赤水河两岸3省13个县市全部整合进来,成为赤水河最重要的文化节日。我们立即达成共识,13个县市各办一届赤水河之声音乐节,一年举办一次,轮流举行,原则上由政府主导、企业赞助。通过举办赤水河之声音乐节,推出赤水河流域的音乐作品和歌唱家,把赤水河唱响到全国,同时也把习酒的影响扩展到全国。我记得云南省镇雄县举办的是第三届赤水河之声音乐节。赤水河沿岸的县市都举办过,通过这样的方式,成功地把云南、贵州和四川三省连接起来了,也就把赤水河两岸的经济文化联系起来了。
 
  第三件事,1992年,机会终于来了,为了进一步扩大习水酒厂的影响,由我创意、策划,习水酒厂出资,我们决定搞一个千里赤水河之行的考察,揭开赤水河的神秘面纱。考察目的有两个,一是探寻赤水河的源头,二是宣传、保护、开发赤水河。1992年3月,我们就开始筹划和实施,以习水酒厂为主体,邀请了贵州电视台和习水电视台记者、广播电台播音员、摄影爱好者等,计划考察结束后出一本书和一本画册,制作一部类似《话说长江》的专题片,名字就叫《赤水河》。
 
  就在习水酒厂为了扩大发展规模战略的前提下,了解赤水河、宣传赤水河、保护赤水河、开发赤水河,成了我们这次千里行的口号和宗旨,从而来唤起大家对赤水河的重视和保护。这就是“千里赤水河之行”的背景。因为考察团没有专业的水文学家、地质专家,所以我们主要从源头开始研究人文历史,探索一些未知的以文化为主题的神秘赤水河,把它们推向全国。千里赤水河之行是一个壮举,而对于我个人,则是一次追寻。从源头追寻到入江口,才能了解赤水河,也才能知道怎么去保护它。
 
  汪舒:史籍里记载的赤水河源头,众说纷纭。通过考察,确认了赤水河源头在云南省镇雄县长槽村滮水岩。这一结果产生了什么影响?
 
  谭智勇:史籍里的赤水河的源头有三处,云南省镇雄县,贵州省毕节市,四川省叙永县。我们先把四川省叙永县摆在一边,因为源头应该在海拔较高的地方,也因为考察线路设计的关系。所以,我们第一站到了毕节市(现在的七星关区)进行源头探寻。
 
  经过实地勘察,我们否定了赤水河源头在毕节市境内。综合历史文献记载和我们的初步判断,赤水河源头应该在镇雄县境内。有史资载,赤水河源出镇雄县境内果珠乡鱼洞河。但鱼洞河的上游在哪里?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每天要搜集大量资料,走访很多人。每到一个地方,要去几个部门,到县志办查阅地方志,到地名办熟悉当地地名名称,到农业局查看农业规划,到党史办收集红军资料。然后,我们再进行实地探访。记得我们去鸡鸣三省,用了整整一天时间。那个山路非常难走,考察团的电视主持杨丽晕倒了,是两个热心的村民轮换着背她爬完了山路。
 
  确定赤水河源头是考察活动最重要的工作。我们在镇雄县的考察工作很细致,也得到镇雄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确立源头时,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要科学准确地确定源头,而不能随便找个地方,说这里是赤水河源头,这是不负责任的,经不起科学的检验。时任镇雄县常务副县长张懋华、副县长尹发富和钟在明同我们一起考察和研究,县直有关部门和乡镇从各方面给我们提供资料,参与到确定源头的认证中。当我提出赤水河的源头应确定在板桥镇长槽村滮水岩时,各方面认为是准确的、科学的。1992年4月15日,考察团在赤水河源头“滮水岩”立了石志碑,我同镇雄县副县长尹发富共同宣布赤水河源头的确立。我一直追寻的梦想在这里得到实现,我们把带来的习酒和习水大曲从源头倒入水中,那种心情是无法言表的。这是我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日子,当时太激动了,那个场景至今历历在目。源头立碑回到镇雄县城,时任县委书记文德华款待我们。席间,我向文书记汇报了整过确立源头的经过。文书记感慨地说:源头在云南,由你们贵州人、习酒人来确定,这种精神让我敬佩。他还说,源头由外人来科学论证,比我们自己说要好,毕竟确定了源头在镇雄。
 
  汪舒:“滮水岩”和鱼洞河有什么关联?
 
  谭智勇:我们用一个很笨的办法确认了“滮水岩”和渔洞河的关系。顺着从“滮水岩”淌下的水流方向沿河而走,遇见伏流就向附近村民借用一些谷糠撒在河道里,看这些谷糠从哪里漂出来。按这个方法,我们从“滮水岩”行至一个叫倮倘的地方,河水就流入地下成为暗河,我们在河水入洞口撒了谷糠,谷糠在法拉沟出洞口漂出来;河水在地表流淌两公里,又在观音桥入洞口变成伏流,在拉埃村的两处出水口;河水又在地上流淌近三公里后,又流入荒田村的落水洞流进山崖,最后从鱼洞河洞口流出。
 
  至此,史籍上所载“赤水河源出渔洞河”,就被我们向前推进到了伏流之上,源头延长了二十多公里处,渔洞河只是赤水河源头之下的伏流洞口,源头是在其上游的“滮水岩”。
 
  汪舒:谢谢您!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赤水河源头确定后,对源头所在地镇雄县有何影响? 
 
  谭智勇:赤水河的源头认定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为莫衷一是的赤水河源头之说划上句号,同时也把滇、黔、川三省连接为一条经济大通道。我们知道,赤水河承载着很多世界之最,最辉煌的战例四渡赤水,最美的酒茅台,最美的自然景观,最具人文历史的古镇,这些资源的整合和开发将是赤水河两岸人们的福音。
 
  我们将考察资料交给镇雄县,并将考察结果向贵州省人民政府报告。《贵州日报》用两天两个整版刊登了千里赤水河行的文章,这都是非常罕见的。我们同时向国家测绘局汇报,国家层面上也认可了我们对赤水河源头的认定。2004年,镇雄县人民政府向云南省委、省政府申报把板桥镇更名为赤水源镇,“滮水岩”这个默默无闻小地方便成为世界瞩目的地标。
 
  汪舒:如您所说,20多年前的赤水河上游,生态环境不是很理想。
 
  谭智勇:那个时候,赤水河沿岸从茅台镇往下的酒厂非常多,但大家对上游均是一无所知。赤水河上游因为区位边远,交通落后、信息不畅等原因,贵州省的酒厂和四川省的酒厂与云南省几乎没有什么联系,对赤水河上游情况一无所知。在赤水河中、下游长大的我们有一个印象,赤水河的浑水期很长,一般从端午节开始,一直要到秋天才会清澈。我们知道这与上游水土流失有关,但水土流失到什么程度,得去上游调查了解。我想,在寻找赤水河源头的过程中,会得到答案。
 
  汪舒:您多次到过云南省镇雄县,那里是否给您留下比较深的印象?
 
  谭智勇:赤水河源头有两个概念,一是源头的所在地云南镇雄;二是泛源头的流域就是指云南镇雄和威信、四川叙永和贵州的毕节,这一大块区域都可以称为赤水河源头的流域,但都是国家贫困地区,生态条件很差。1992年4月14日,我们考察途经一个叫堰塘的地方采访了解到,因为土法炼硫破坏了生态,污染了环境,人体受到伤害,矿区5个乡镇7年来没有一位青年应征入伍,其中一个乡镇在国防部征兵计划里是被划掉的。
 
  那时,我就想,考察赤水河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赤水河,像上游的镇雄县、威信县、叙永县、毕节市,这些地方自然资源差、生态环境恶劣,是到了应该引起重视的时候了。
 
  汪舒:您一直在呼吁保护开发赤水河,在省级层面,我们已经看到了《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出台。赤水河源头作为赤水河的一部分,我们想知道您对赤水河源头开发和保护的建议。
 
  谭智勇:千里赤水行考察结束后,我多方呼吁:把赤水河的保护与开发正式列入国家长江流域发展规划和开发计划,打破地域界限,建立河域经济发展体系,把赤水河当做一个独立的经济区来保护和开发。首先要保护,其次才是开发。以三条主线航运、电力、旅游贯穿全河,形成上游生态保护区、中游名酒发展区及下游轻工业开发区三个区域。
 
  赤水河之行考察通过媒体报道后,在全国,特别是滇、黔、川三省引起强烈的反响。大家都觉得保护赤水河源头非常重要,早些年,就形成了赤水河流域省市县三级政协主席联席会议制度。几年前,贵州出台了第一部省级跨越区域的流域保护条例《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最近又实行了“河长制”,这一系列措施让赤水河流域生态环境得到有效保护。
 
  赤水河之行考察结束后,我特别希望建立源头保护基金会。我找过很多企业,主要是赤水河沿岸的酒厂,向他们说明一个道理,如果源头的水被污染了,或者干涸了,那么,我们这些酒厂也就不可能存在下去。还有就是源头太穷了,要让连生存都很困难的农民来保护赤水河,根本不可能。我当时的想法是,大酒厂每年出资几十万,小酒厂每年两万,把钱拿给镇雄县,让农民植树造林,让农民变成农工。一年一年地植树造林,还源头山青水秀,但一直没能实现。后来,我到仁怀市工作,都一直关注赤水河的保护与开发。但在一个县级市长位置上,对赤水河整个流域的保护与开发,我的力量是很有限的。
 
  20多年过后,掌握资本的人终于意识到了赤水河源头的重要性。以茅台酒为首的企业出资保护赤水河源头,这样才能解决根本问题,这才是赤水河两岸酒企的责任担当。所以,今年6月,茅台酒厂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芳牵头,有郎酒、习酒、国台酒、钓鱼台国宾酒参与,他们到源头去了,共捐款2400万元人民币来保护源头。当时在源头捐款的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我所立石碑前专门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很是感动。20多年前年我呼吁的事情,今天终于实现了,尽管事情晚了些,但最终让企业家们认识到了保护赤水河源头的重要性,并付诸实施。这个举动非常有意义,这是一种引领,是一种示范,它会带动我们赤水河流域的保护,真正的让我们这条母亲河还原青山绿水的美景。
 
  汪舒:那次活动我们派出记者去现场采访了,当地农民非常感动。如果把赤水河源头作为一个地标来打造,希望您能给出一些建议。
 
  谭智勇:我认为,赤水河站在世界的角度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标,一个滇、黔、川三省共同仰望的精神家园。它承载着中国革命最辉煌的历史——四渡赤水;它连接着以世界名酒茅台为主的中国白酒核心区,它同样也是世界的;它拥有几千年灿烂的历史文化以及未被发现的自然景观。赤水河源头是千里赤水河的龙头,更显重要,因此,我有以下两点建议供参考:
 
  一、把赤水河源头列入云南省省级战略层面来考虑,打造一个不亚于阿诗玛的具有历史文化经济效应的地标品牌。随着现代交通条件的改善,随着高科技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让赤水河源头走向世界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关键是我们怎么做。如果我们老是把它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只是一个赤水河源头而已,那么就会失去发展机会。
 
  二、习近平总书记说得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赤水河源头是开发的前提。要把赤水河源头划为省级自然生态保护区进行控制、规划。没有一个政策性的区域,每天叫嚷着保护赤水河没有意义。我多次去过赤水河源头,我对那里很了解。所以有以下几点想法。一是把让核心区的农民搬到核心区以外,通过生态补偿,给他们一个生存空间,形成一些能够长效发展的条件;二是精品旅游开发,把赤水源旅游推向全球,开发“赤水河源头”品牌农特产品,在源头核心区外建旅游配套服务区,让农家乐、山地旅游等新业态发展起来,由此吸引全中国乃至世界的人们来到美酒河的源头,让源头的农民真正脱贫;三是加大宣传力度,把赤水河源头作为一张牌打,资源的唯一性就是最大的竞争性优势,这也是地标的不可复制性。
 
  汪舒:谭老师,快要结束这次采访时,我想起曾经看到我国著名的女红军、百岁老人王定国题赠给您的一幅字“赤水河之子”,感到对您的评价很贴切。您认为呢?
 
  谭智勇:赤水河是英雄的河,红军精神永远是赤水河一代又一代儿女的宝贵精神财富和力量源泉。26年前我们考察赤水河时,许多当年四渡赤水的老红军都题词鼓励,其中就有曾在土城激战过的耿飚将军。我当年拜望他请他题词时的场景仍在眼前,老将军拉着我的手叮嘱着开发赤水河是让老区人民过上更好的幸福日子。这是老红军的嘱托,是先辈的重托。我是赤水河的儿子,将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一定会为保护赤水河、建设赤水河而不懈努力。
 
  最后,借此机会向云南省镇雄县的乡亲们致敬,向赤水河两岸的人民致敬!20多年前,沿河乡亲们的支持,让我们完成了千里赤水河的考察,特别是源头的乡亲父老日夜守护着赤水河的源头,守护着我立的石碑,这种淳朴的真情就是赤水河的精神。
 
极速快3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极速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